小司想要梅林

经年痴心妄想,一是走火入魔。

刀喵×你(二) 论你家的喵为什么都在争宠·下

 
刀喵×你(二)
论你家的喵为什么都在争宠·下

     然后你把两只喵都抱到了大腿上,你从来都没有像此刻那样庆幸自己有两只手,可以一起顺毛。

     两位猫主子终于消停了下来,尾巴都垂下,轻轻地在你的膝盖上扫来扫去

    你突然觉得一种热烈的视线在注视着你,顺着视线看去,那只原来在玩毛线球的喵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过来。

    你腿边那只橘色毛色碧蓝眸色的喵正蹲着你的旁边看着你。因为那双像是盛满了一汪清水的眼睛,显得它那双橘色的猫眼又大又妩媚,再加上那漂亮精致得就像宝石一样的喵的长相,像在无言地说,喵也要抱抱摸摸~喵~

      你,仿佛又被萌得要流鼻血了……好可爱,就像小天使~

       见你低下头看他,他就立马兴奋地到处蹦哒,一只猫爪子搭在你的腿上,以小奶猫天生的小细嗓子甜腻腻地叫了几声:“喵喵~”

     这甜腻的叫唤将小奶猫绝对优势的撒娇的尾音发挥的淋漓尽致,你的心可耻地被萌化成一滩水了。

    “来,抱抱。”橘色小猫高兴地扑进了你的怀抱,前腿的小爪子还轻轻地向他的兄弟们挥着,仿佛在召告着自己的胜利。

      王子喵:  ……这个是弟弟,要让……

      黑色短尾喵:  这个是弟弟,要忍……

      兄弟喵们在你家过了许多天和谐安宁的日子,偶尔看看喵们争争宠,相互打闹几下,简直是猫奴的天堂。

       直到有一天,那个lulu喵的主人被你邀请回家里做客。

    之前你们已经通过微信聊了很久,终于决定想要相处一下看看,所以你邀请了他来做客。当然,你并不是没有做好什么防备。

     你在沙发底下放了一根狼牙棒。

     王子喵: ……

     你在猫玩具里混进了一瓶防狼喷雾。

      橘喵: ……

      你把厨房里的水果刀和菜刀摆在了厨房比较好拿的柜子里。

     黑色短尾猫: ……(突然兴奋)

     黑白条纹的喵被他的哥哥们紧急藏了起来。

     黑白条纹喵: ?

     你对于准备这个词有什么误解吗。

     你回身又准备了一堆水果茶点,以及最受猫咪们欢迎的玩具和猫粮小点心。

     这次才是正常的准备。

     粟田口喵们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次招待主客尽欢,觥筹交错,你言笑晏晏,他谈吐风雅。

    粟田口众猫:这可恶的男人。

    lulu讨好地冲着他们喵喵叫着,橘色小猫回头斜眼看她,他和黑色短尾猫凑近喵喵了几句。

     黑色短尾猫同情地看了lulu一眼,还是冲着橘喵点了点头。

     橘喵带着lulu去猫玩具里面找防狼喷雾去玩了。

       防狼喷雾的盖子被橘喵提前弄走了。

       年轻男子对你很有意思,他悄悄地把手覆在你的手背上。

     你对他的好感跌到了负一万。

       狼牙棒预备

       防狼喷雾预备

       菜刀预备

       粟田口猫咪们预备

       在你返身回到厨房打算准备点水果的时候,橘喵跑到那个男人面前示意要抱,然后乘其不备地打掉了他的眼镜。

       男人感到有些意外但是没有多想,而是弯腰去捡眼镜。

       早已等待的黑色短尾喵,一巴掌把眼镜扫到沙发底。

       男人顺着眼镜划过的痕迹在沙发底下摸索着,然后……

      他发现了狼牙棒。

      狼牙棒:  hi~

      他:   !
  
     男人突然想走了,他去找他的猫,然后……

     他发现了防狼喷雾。

     防狼喷雾:  hi~

     lulu,这个地方好可怕,我们得走。

    lulu: ?

     你拿着水果刀亲切地站在他身后:水果切好了,来尝尝吧。

     男人惊到直接夺门而逃,lulu在后面一边追赶主人,一边不解地喵喵喵。

     你: ……

     粟田口喵:  (微笑)

    然后又是撸猫的一天,被猫咪玩得精疲力尽,不,伺候猫主子们十分劳累的你抱着王子吐槽着: 想找个对象怎么这么难,还不如养猫,对吧,王子。

     王子凑近了你的脸,伸出舌头舔了舔你。

    你(脸红): 明明是只猫咪唉,自己居然会脸红。

    要是王子是人就好了,你这么说着,把他举到了自己的面前。

     王子的眼睛真漂亮呢。

     你猝不及防地被王子用舌头舔到了嘴唇。

     你快要因为羞耻感而晕过去了,然后你发现王子的身上好像在发光,从不知是哪里飘来的樱花慢慢散落在王子喵身上。

     王子喵突然变得非常重,以至于你无法举起他,而当你把他放在沙发上时,一个水色发色的俊美青年出现。

    王子喵居然会变形,不,变身。

     你直接就晕了过去,因为受到的刺激太大了,还因为这个俊美青年还是裸着的,裸·着·的!

     水色发色的俊美青年弯了弯好看的蜜色双瞳,将你轻松地抱在怀里,走向了你的房间。还不忘把他的弟弟们关在门外。

     第二天

     “一期尼,快出来,我们要看主人。”

    “对啊,今天也想要主人帮我梳理一下毛发呢。”

     “一期尼昨天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吧。”

    水色发色的俊美青年用着他最完美的笑容回绝了他的弟弟们的要求: “不行哦,主人昨天很晚才睡,你们不可以进去打扰她。”

    骗人,明明你昨天很早就把主人抱回房间了。

      “有个好消息告诉你们,主人已经答应了我,她将会加入我们粟田口家族,成为我们的家人。”一期一振笑得满面春风,身后的樱吹雪飘得到处都是。

      五虎退眼睛里充满了期待的光亮:“主人是要,成为我们的姐姐了吗?”

      他们的哥哥微笑着摇头:“我亲爱的弟弟们,你们要叫她嫂子了。”

 

     小剧场……   依然是猫身的粟田口家族:喵~

     粟田口家族每日的日常就是,一期尼喵为他的弟弟们舔猫,舔耳朵,舔脸。这是由于猫毛中有他们所需要的营养,也是为了让他们保持清洁。

      每当看到这种场景,你总是大呼可爱,有时为他们顺着顺着毛,一期喵也会顺着喵身舔到你正在顺毛的手背上,让你感到阵阵痒意。

      不过一期喵,你舔错对象了,主人没有毛,是不用这样清理的哟。你是这样摸着他粉粉的鼻头这样说的。

    你一直觉得这样的舔猫场景很有爱,直到你家的一期喵便秘了,不但吃不下东西,整个喵都变得病蔫蔫的。

     带他去了趟宠物医院,你终于明白原因出在那里了。是因为之前舔猫的时候吃下了太多的猫毛而又没能吐毛出来的结果,所以一期尼因此便秘了。

      一期尼喵觉得自己很委屈,主人没有安慰他。

     你带回了化毛膏,涂在了你的手指上,引诱一期尼来舔。

       一期尼喵防不胜防地舔了个正着,然后接下来几天,都是他不堪回首的记忆,那就是不停地吐毛,吐毛,加吐毛。

       而最令他心痛的事情就是,担心床铺沾上过多难以清理的猫毛,一期喵被你清出了睡在自己床上的资格。

       于是他之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弟弟们蹦蹦跳跳地跟着你走进房间睡觉,徒留你一人凄惨地睡在客厅的猫篮里。

    一期喵:  我的悲伤那么大……

   

     
      如果你喜欢这些喵喵们,小❤❤和小蓝手就看你们的了(。・ω・。)ノ♡
    
     让我看看你们的爱(・ิϖ・ิ)っ

    

    

评论 ( 28 )
热度 ( 303 )

© 小司想要梅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