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司想要梅林

经年痴心妄想,一是走火入魔。

27 该本丸已全线黑化

*终于终于写到黑化本丸了

*主线情节了😳😳😳

    “这就是那位审神者大人的资料了,您打算怎么办?”一个上下都是黑色的特殊制服的男子恭恭敬敬地向他的上司递去资料,头低得只能看到那位上司随意翻动着资料的手。

      他连一句呼吸过重的话都不敢说,生怕打扰了上司的思考。

     “她原来的本丸不是已经派了新的审神者去管理了吗?怎么还会出现暗堕。”坐在黑色皮椅里的青年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如同他衣袖上的褶子一般深且长。

     “他们……不愿意要这位新的审神者,说是只要原来的那位……”黑衣男子的话越说越小声,他可以感受得到办公室里的空气开始变得令人窒息起来,让他像一条脱离了鱼缸的鱼一样,呼吸十分地困难。

     “不过是物件生出的精怪罢了……也敢肖想着口里叫做主人的人的爱情吗。当初就在她的炉子里提前断了稀有刀的灵力召唤阵,看来也是个正确的选择。”那个眉目如画的青年离开了座位,慢慢地踱到了一边的墙壁,拉开了那扇看起来有些厚重的帘子。

      一张油画,画着穿着华丽唐装的少女,她微微牵动着嘴角,矜持地向着画外的人笑着,虽然笑意不达眼底,但是没有任何人的眼光可以从她的身上移开。

       唇红齿白腮似雪,面若梨花颜如玉,不足以形容她的所有美丽,她的所有细微之处都彰显着造物主对这名少女的宠爱。只是奇异的是,画中人的面容和青年手里那份资料上的少女审神者极像,眼睛眉毛,甚至是嘴边的淡淡漩涡也一模一样。

       可是她却远远没有油画上的少女那般充满了惑人的耀眼的美丽。

      “他们都在觊觎我的阿茗,他们该死……”

      “……如果您要出手的话,小姐她知道了是会闹事的。”

      “只要她还要遵守规则就没关系。她不愿意求我无所谓,她不愿意见我也无所谓。只是,若她的本丸出了事,她终归是要来找我了解情况的。”青年耸了耸肩膀,装作很轻松的样子,但是黑衣男子不用抬头也能猜到自家上司此刻的表情有多么阴霾。

       自己的上司是真的很在意小姐关心付丧神们多过关心他呢……明明都是家人,怎么会闹得这么僵呢。

     “甲十一,在这里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她的信息,明白吗?以后也不要让我听到你再叫她小姐,她在表面上和我们家族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青年回到了座位上轻轻敲了敲办公桌,那份已经被翻到最后几页的资料上,水蓝色发色微笑着的付丧神的头像是被人用朱笔重重地画上了一个叉。

      “暗堕者不用管,派过去的审神者要是没死的话就叫回来,死了就算了。以后把那条通往那座本丸的时空通道封住,也不必派人去清理——”

       黑衣男子蠕动着嘴唇,“这样的话,那座本丸……”细细的汗自他的额头上落下,“会变成暗黑本丸的吧,万一日后小姐打开了那里的通道回去的话……”

      “只要能除去那一屋子付丧神,什么手段都不要紧。她最后会明白,永远不会伤害她的,只有我!”

      黑衣男子在心底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谁被那位看上了就真是倒了血霉啊……只是可怜了那群被用来赢得小姐的牺牲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必当初相识。

      “阿鲁基,你是个,骗子。”

       “除了你,谁也不能成为我的主公。”

      “明明你说过,只要耐心地等,你很快就会回来的……”

      骗子

     说谎者

     背叛者

    是你,我们的主公,永远别想离开。

     一期一振微笑着听完了新任审神者告诉的那个关于少女已经成为一个充满稀有刀本丸的事实后,他的背后的黑气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

        在少女离开后,他们在本丸里已经等待了太久,却只等来了一个来代替少女行使职责的审神者,以及她彻底抛弃了他们的事实。

        一期一振将腰间太刀微微推出刀鞘,银光一晃,粟田口的小短刀们就隔着那白色的幛子门看到了,颓然倒下的无头身影和一道如同斜插着的血色梅花枝,在门扉上妖娆地蔓延了开来。

         “一期尼……主公她,不会不要我们的吧……”五虎退强忍着泪意抱紧了怀中的小老虎,似乎想从小老虎的身上汲取一些暖意,但是知道了少女离开的事实后,他只觉得再也感受不到什么是温暖了……

        “不会的,主公她只是在外面滞留了,她会回来的,相信我,我们也一定要在本丸里好好地等她回来。”一期一振温柔地摸了摸弟弟的头,用轻柔得仿佛鬼魅昵语轻声地说着,“她是绝不会离开我们的,只要我们努力地把她等回来。”

     “好。”五虎退抹去了眼角的小泪珠,而一期一振的手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股黑烟,丝丝缕缕地渗进了五虎退的头。

     注意到了这一点的药研想要阻止,却被压切长谷部拦下,他愤怒地朝着那个穿着神父装束却自愿暗堕的付丧神吼叫着“为什么要这样子做,暗堕以后我们会成为甚至连理智都没有的怪物的!一期尼……放过退吧,求你……”

     “没有了灵力供应的后果,我想你清楚,但只要暗堕了,我们就在没有灵力的情况下维持着人形,甚至摆脱时之京对本丸里付丧神下的束缚,这样我们就可以去找她……”

      本来应该是白衣的付丧神走到了审神者的行李边上,正希冀地望向那名审神者带来的用于定位时之京时空坐标的手札,血瞳间温柔得就好像见到了心上人。

     药研无力地松开了攥紧的拳头,少女的离开与背弃,无论哪一条都犹如一把利刃在心中剜出深深的创口。

     “来吧,药研,只有这样子我们才能找到她,永远和她在一起。”一期一振耐心地劝导着这个固执而又有主见的弟弟。

     “只要能找到她……好。”

     

评论 ( 19 )
热度 ( 159 )

© 小司想要梅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