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司想要梅林

经年痴心妄想,一是走火入魔。

28*数珠丸恒次的祭品


  以前的旧章重新发一遍,应该没有敏感词了😂😂😂

“嗯……”少女一如往常地处理着剩余不多的公务,头不知为何疼了起来,而且越发钻心般地疼,仿佛闪电雷光在脑子里乱窜。她皱起了眉头,试图用手揉去那股疼痛,可桌上的茶杯却不小心被她的阔袖挥到了地上。

      那一声脆响不由得让少女愣住了。

     “大将,怎么了,头很疼吗?”药研是今天的近侍,就在屋子里不远的地方帮忙整理资料,很容易就注意到了少女的不对劲。

     “说不上很痛,只是这种感觉来得太突然了……”少女勉力挤出了一抹笑,示意药研不用太担心,“只怕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药研板着脸检查了一下少女的脸色,“大将是不是又没有好好休息了,看来是得吃药了,身体健康可是工作的基本啊,大将记住了吗!”

      “唉……可不可以不吃药啊。”少女无意识地向药研撒了个娇,就像是她在原来的本丸那样,药研紫色的眼睛意外地温柔,伸手揉了揉少女的头顶,“撒娇的话……也不行哦,事关身体不可以懈怠。”药研故意拉长了尾音,不出所料看见了少女没有干劲,负隅顽抗的把头埋在胳膊中。

     “吃药是不可以逃的,但是乖乖的话,还是可以奖励糖的。”药研弯了弯嘴角,轻松地走出了房间。

       少女抬起头望向药研离开的背影,脸上是一片寂寥惆怅。她对药研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印象,所以对他的关心就很容易令她突然地想起自己本丸里那个总是和自己一边闹别扭又一边忍不住关心着自己的药研藤四郎。

       她渐渐地放下了对他们的戒心,对他们的态度也变得怀柔为主。而相对的,这里的付丧神也开始对她上心了。

        可是她不会再在这里待太久,离开的时刻不会太迟降临。若是在这里投入了太多的感情,结果只会让双方都痛苦,甚至于让本丸里产生动乱。

      对于那些暗堕者的处理是该执行了,少女将藏在书柜底下的资料拿出,第一页的赫然是那只黑鹤,直到现在他也依然藏在时空缝隙之中,不愿意与溯行军为伍,也不愿意回到本丸被人处置,而且经常晚上想偷袭少女。

    不过三日月宗近好像常常对这只黑鹤时有防备,总是能在第一时间赶来帮忙,省去了少女不少功夫。此三日月宗近非小三日月,少女心里对他的评价还是不由得往上升了不少。

     小三日月不知是为什么,好似不再总是痴缠着少女,甚至自请回三条部屋里住。少女虽然心里不舍,但也同意了他的请求。

     现在少女也常常在大厅用餐,接受着各色付丧神的目光打量和他们的接近讨好。她现在在收集付丧神们暗堕程度的相关资料。

      第二份资料上是一个斜刘海长得遮去了异瞳的眼睛的绿发付丧神。他的暗堕程度为濒临完全暗堕,少女虽然可以出手去救,但是她耗费的灵力几乎会令她连本丸运转基本能力都丧失掉。

       黑鹤实力强劲,又狡猾难驯,每每在被众多付丧神围捕是仍然能够撕裂空间裂缝逃脱生天。

        她强大充沛的灵力是暗堕灵力的克星,在本丸里的付丧神们轻微的暗堕灵气很快就会被净化,即使是程度微重的付丧神在经过她的亲自出手净化后也已经做到了基本不再受暗堕气息的困扰。

      而现在本丸依然还存在暗堕气息的付丧神却不只黑鹤那一只。

       而时之京给她下达的开启合战场通道的条件是:暗堕的付丧神不能超过一名。

         少女抿紧了粉色的唇瓣。笑面青江啊,平时无论是什么场合也不见他出来活动,若是想要下手做些什么的话总得想找到人。

       在晚餐过后,少女主动找到了数珠丸恒次询问他笑面青江的情况。

        站立在走廊上,长发飘然面容秀丽的佛刀愁容微显,并没有告诉少女太多的信息。但是他答应带少女前去帮笑面青江看一下暗堕情况。
 
        由于是去探查暗堕付丧神的情况,所以少女连近侍也没有告知就独自应约而去了。  

     在数珠丸恒次的部屋里。

     少女从来都没有在本丸里看到那么浓郁的暗堕气息,尽管部屋中就躺着笑面青江以及周围可以感受到的数珠丸气息的结界。她的第六感竟然在叫她逃跑,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

      暗堕气息一旦浓郁到一定的程度,是足以将少女自己的灵力污染了。到那时,她失去了灵力使用,是无法再继续成为审神者,只怕是再也别想回原来自己的本丸去了。

     少女猛地回过头想要离开,却被佛刀拦住了,她强忍住颤抖的欲望看向他,佛刀竟露出了清浅的笑意,“主公,为什么这么快就要走呢?你不是想见他吗。”

     少女压下了恐惧,强装冷静,“你这是要反叛吗?还是想要毁了我……”

     那一刻,她终于为自己的不慎重的行为感到深深的后悔。

    数珠丸恒次靠近了少女,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我怎么会想要毁灭你呢,我只是希望你能拯救笑面青江。”

     “我希望你能净化笑面青江。”

      “原本也是把除妖刀,落到这样的地步真是可悲啊。”少女抽不出自己的手,说话也变得口气生硬。

     “希望你能净化他。”数珠丸恒次引导着少女也或者说是强迫更准确,带着她来到了笑面青江的结界外。

   “你是不是以为把我扣留在这里,就觉得我可以被你们随意拿捏了吧。”少女终于冷静了下来,眉眼冷冽仿佛刮起了来自冰原的寒风,道道欲要刮向眼前人。

      “不,我会献上自己作为祭品。作为让你出手拯救他的代价。”佛刀慈眉敛目,仿佛割肉喂鹰的佛祖般,不为世间加于他身上的任何苦痛动容。

        少女看着数珠丸恒次沉默了许久,终于微微点了一下头。

     

     

评论 ( 6 )
热度 ( 50 )

© 小司想要梅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