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司想要梅林

经年痴心妄想,一是走火入魔。

37*刚出虎穴又入狼窝

*黑鹤这波骚操作简直令人窒息_(´ཀ`」 ∠)__

🌚🌚🌚日更不是梦,哈哈哈哈哈哈_(√ ζ ε:)_

     尽管到了不得不醒的时刻,但是此刻的少女却迫切地希望着自己最好睡死过去。她可以感受到无数的视线在她单薄的躯体上扫来扫去,窃窃私语的声音似乎在讨论着如何分尸自己吧。

     少女心中终于流露出似乎是不属于自己的害怕和恐惧,不由得紧紧捏住了衣袖。微微眯起了眼睛在四周打量着,没有看到一个敌刀在守着,但意料之外地,少女在她伸手可及的地方发现了属于刀剑的金属的光。没想到,自己的刀也被捡了回来,就在自己不远的地方静静地躺着。

     少女的心中一下子就燃起了热切的希望,能拿到刀的话,试着突围估计已经是她最后的活命机会了吧。毕竟长年以来,时之京与历史修正者出来就没有调和的可能,审神者若是落在了敌刀手上,几乎就不可能活着离开。

     她暗自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手脚准备暴起夺刀时,脚步声轻轻响起,就在她刚刚想弹起的时候,少女只能难受地躺回去装死。

     过了许久,她又动了动躺得难受的脖子,想着刚刚来的人估计是被她骗过去了,准备再次拿刀之时,她听到了个熟悉的声音……

     清朗的就像是个少年的声音,微带着恶作剧后的得意,“装死的人可不是像你这样不专业哦。”少女想都没想就顺着势滚到了自己的刀旁边,正想要拿刀退敌。结果她落到了一个怀抱中,散发着阴冷的干净怀抱中。

     少女可以说是直接懵掉的,她找不到自己刚刚早已瞄准好的刀剑了,而这里却凭空出现了一个人,不,应该说是付丧神,而且还是她认识的那种。

“虽然说人生需要惊吓,但是我可真的是被审神者吓到了呢,不知道这算不算,投怀送抱?”那似乎活泼得过分的声音,让察觉不到杀气的少女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鹤丸国永?”

“不愧是审神者大人,一下子就猜中了,是因为日夜思念着我吗?”声音似乎变得更加兴奋。

呸,不要脸,说得谁喜欢你似的,我天天警惕你是不是又要来偷袭本丸还差不多。少女很肯定是之前与自己交过手的那只抽风黑鹤,还想着先用话语放松他的警惕,找到自己的刀,然后送他上路。

“你抓我来是想做什么,杀了我?羞辱我?”少女此时的声音似乎冷静得过分,但猝不及防间一只手摸上了她的脸,害得少女停下了正偷偷摸索到刀的手臂。

  “你想做什么,放开我!”

   鹤丸国永委屈的声音从少女的头顶处传来,“为什么只可以你摸我,却不允许我摸你?你真是太不公平了。”

  “我什么时候摸过你了,不要一张嘴就胡说八道!”少女想也不想就呵斥道,一扬手正想挥刀砍人的时候,却发现手中的刀剑无论如何也无法听从她的使唤了,少女急得冷汗直冒,却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

少女拼命往里面输送着自己的灵气却愕然发现这把刀并不是自己原来佩戴的,刀剑里藏着深厚的暗堕气息,遇到了少女的灵气后,竟直接霸道地借此侵入少女的手臂,少女不得不狼狈地丢下了刀。

依旧是委屈的声音响起,却像是炸弹一般将她一下子炸晕了,“你看你,还想拿着我的本体砍我,你说你是不是很过分,嗯?”

“知道吗,你一直,一直都对我太不公平了。”

少女终于全都想个通透了,原来一直在注视着她的,不是谁,而是躺在那里的刀。那,就是鹤丸国永。

所以她滚过去的时候,也是他算准了时候化形抱住了她。少女气势一下子便颓了下去,没有预料到暗堕付丧神会和这群敌刀联手是她的第一个错误,而第二个错误,就是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这把被她当做救命稻草的刀竟然是鹤丸国永故意设下的陷阱。

“你,到底想怎么样……”

鹤丸国永像是在深深地打量着她,那种阴冷的感觉在昏暗的空间中挥之不去,他的视线也令少女如芒在背。让少女忍不住心中嘀咕,她好像从来都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黑鹤的事吧……更何况他们的立场从一开始就是敌人不是吗,他,到底在委屈什么。

虽然到目前为止,鹤丸国永还没有对她动手,但是少女还是僵硬着身体戒备着,她并不喜欢这种把性命寄托在一个陌生的付丧神的念头上。

“你不用担心我会伤害你,事实上,我只是希望你能够成为我的主人。”鹤丸国永站在离她一定远的距离,示意她不用过分紧绷着自己。但,如果不是此时此地不合时宜,少女会想自己是不是产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幻听。

现在的暗堕付丧神居然还要找主人吗?这一点也不合理啊,至少和时之京那帮人所宣讲的暗堕者一点也不符合!

也许是看出了少女的观念正在发生一种岌岌可危的毁灭倾向,鹤丸国永很好心地解释了一句,“并不是暗堕者需要你,而是我,需要你。”

“你不需要主人,因为你根本就不需要审神者提供的灵力。”少女很冷静地指出了这一点,她必须要对此弄清楚。鹤丸国永此时好似变得有无限的耐心,和上个月他们一见面就是拔刀互砍的情况不同,他更加从容不迫地看着他的猎物,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一直等待像你这样的主人很久了,可是一直到我暗堕以后,你才来到了那个本丸。”
“但是我还是等到了。”

少女低着头沉吟了一会,“那个本丸?那么你是离开了原来的主人去找了个新的本丸吗?”

“主人很敏锐嘛。”黑发血瞳的付丧神懒懒地哂笑了一下,“我显形后的第一位主人虽然也是一位女性,却完完全全和你不一样呢,愚蠢又天真,还以主人自居地做了许多讨人厌的事情。”

“你杀了她?”少女皱了皱眉头,她想起时之京的人对于暗黑本丸产生的前提情况以及资料等等的归结,怕不是正在听了一个粪婶的作死故事……

“啊啊,我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弑主的刀啊,虽然偶尔也会觉得她那颗长在脖子上的东西有些碍眼,但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将她斩首。”

“所以,是别的付丧神?” 少女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也便顺着他的话头接了下去,“不错,这一点上,你也比那些总是喜欢自说自话的人好多了。他们看到我暗堕成这个程度的时候,不是吓到哭着晕过去,就是一直剑拔弩张的样子呢。”鹤丸国永凑得很近,仔仔细细地看着少女不躲不闪的眼睛,“你的眼睛和你的态度一样坚定呢,不怕我,对吧。”

“现在没有必要……”少女等他退去,慢慢垂下眼帘,心中却是一个不合时宜的想法闪过,鹤丸国永的睫毛很长呢。

“在想谁呢,不要在我的面前想别人啊,我会生气的。”鹤丸国永语气甜腻,将少女的头抬起,直视着他美丽的血瞳,“从今以后,你只要想着我一个人就好了,你的身边只能有我,而我也只要你做主人。”



评论 ( 29 )
热度 ( 142 )

© 小司想要梅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