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司想要梅林

经年痴心妄想,一是走火入魔。

43混乱的阵营

 

  “今天,应该会是个风平浪静的一天吧。”作为本丸中最早期的战力担当,属于开荒时期的第一线战斗人员,石切丸在本丸里几乎是老前辈的存在了。发展到现在的本丸战力充足,石切丸也就顺理成章地向审神者申请退到了二线,过起了老干部的生活。

 

  审神者对于他很敬重,平时对他十分优容,所以能够常常让他喝喝茶看看别人工作,而本丸小团体暗中波涌争夺审神者的注意力和宠爱向来与他无关。

  石切丸觉得这样的生活已经足够美好了,虽然本丸里没有喜欢喝茶的莺丸,但是也常常有自告奋勇来陪他喝茶的次郎太刀唠嗑。虽然茶杯里装的是次郎自带的米酒,跑过来陪他也只是为了躲避哥哥太郎太刀的巡查,但是石切丸对于这一切都感到很满意。

 
  他几乎不能再抱怨什么了,但是这样风平浪静的日子在之前一段时间被轻易地打破,审神者因为任务而莫名失去行踪的事情发生,本丸迅速进入了无序的混乱状态,竟然在短短的时间内发生好几次冲突。甚至在付丧神间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暗堕现象,尤其以粟田口这一人数最多的群体。

   最令他慌乱的是,他身为神刀,对暗堕的同僚们的净化却毫不起效,即使是同为神刀的太郎太刀也无能为力。

 
  “还有救吗?我,不能看着这个本丸就这样废掉啊……”石切丸迷茫地看着庭院日渐荒芜的小道,他喃喃着似乎想问自己,又像是在向旁人询问。

  庭院中通向万叶樱的方向,缺少打理的小路杂草丛生,枯叶四处散落着,无人打扫,显出了这个失去主人的本丸的无可挽回颓势。站在一旁一直沉默着的太刀太郎缓慢地回身,看向渐渐被阴暗黑色的雾气吞噬的屋檐一角。

  “我们因为主人的到来而存在,也因为主人的离开而倾颓。”他们救不了一意投向地狱的同僚们,而唯一能够拯救他们的只有主人了。

 
  幸而他们的主人最后还是回到了他们的身边,如同失而复得的宝物。假若有谁胆敢窥视,那么迎接敌人的将是露着森森白牙的野兽,而无情的獠牙会将窥视者撕碎。

 
  石切丸决意以自己的神刀之名守护主人不受任何人的伤害,包括那些已经陷入深渊的同僚们,即使与之为敌也在所不惜。只是主人一回到本丸就被粟田口一众秘密地围在了部屋之中,还禁止了其他的付丧神前去探望。

 
   这般行为引起了本丸里不少苦等的付丧神们的怨气,粟田口他们想要囚禁审神者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但是剩余的付丧神力量分散,各怀心思,比不上已经拧成一条绳子的粟田口家族力量强大。即使是压切长谷部也很难把审神者抢回来,害怕审神者受到伤害的付丧神们只好选择了静观其变的方法。

 
  而本丸的转机最后还是出现在审神者本人身上,石切丸不知道审神者对一期一振做出了什么样的保证,一期一振选择了向审神者退一步,不再严格地禁止其他的付丧神与审神者的接触了。而为了不刺激到这位已经有明显暗堕倾向的一期一振,石切丸等人都很谨慎地约束了自己在审神者面前的言行,对于本丸里严重地暗堕气息侵蚀只字不提。

 
  “没有没有,一期一振很好的,等我修养好了,本丸就要重新开始工作了,石切丸帮我和大家说一下,不许偷懒哦。”石切丸在短暂的会面中动用了并不多的心眼,明里暗里地向审神者打听粟田口是否有侵犯审神者威严的行为。少女微笑着摇了摇头,好像听不懂似的提起了本丸的恢复工作的话题,石切丸在心中暗暗地叹了一口气,既然主人觉得没有必要提的话,那么他也不能自作主张做些什么。

 
  “对了,还有时之京政府那里,我已经回来了,虽然不是很想再和那里的工作人员接触。”少女第一次很明显地露出了对不好回忆的厌烦,“作为编制内的审神者,我还是得向他们报告的。”石切丸对于让他们与审神者分离的时之京也没有什么好感,但也没有出声附和。因为他想起了之前神秘失踪的继任代理审神者,虽然他感情上认为是失踪的,但是,理智上还是很清楚自己的那些疯狂的同僚们曾经做过了些什么,尽管自己没有参与过,但也正是做了一个冷漠的旁观者,若是事发,原则上来说他也逃不过责罚的。

 
  和石切丸的对话结束后,少女来到了原来属于自己的办公的房间,一期一振在那里等着她,原来堆积着的公文被整整齐齐地捆着放在了房间的角落处,一期一振双手支着下巴像是在沉思着什么,感受到了少女的靠近,他抬起头,向少女露出令人熟悉的了完美无瑕的微笑。

 
  “您来了。”他淡淡地向少女打着招呼,平和温柔的声音下藏着太多不为人知的暗涌,在见到她的身影后心中无数难以平息的涛天风浪瞬间被掩藏下去。

 
  现在对于与时之京政府人员的接触,本丸大多数的付丧神都是持有反对的意见的,连石切丸提到时之京也是倏然沉默的态度,令少女对此感到有些苦恼。

 
  这次回到本丸之后的荒乱潦倒的景象让她对时之京产生了非常多的不满,在少女的看法里,时之京派来的代理的审神者将自己的本丸经营的一塌糊涂后又撒手走人,实在是不负责至极!更不要提之前的工作人员把自己坑去一个暗黑本丸差点回不来的事实,如果可以少女都想要去拆了时之京,大闹一番的。

  但是要想少女的本丸恢复到以前正常的运作,就必须要时之京的配合,重新开通本丸与万屋的通道,购买一些纸人式神进行结界恢复,重新构筑安全的时空通道,才能开始重新派遣付丧神远征赚取资源,使本丸能够更好实现恢复。

 
  “我真的绝对绝对不会再答应他们的那些奇怪的任务了,真的真的,而且以后我们不是还是要和时之京恢复联系的嘛,万一时之京重新开了大阪城任务怎么办,我们要帮一期尼一起挖弟弟呢。”

 
  少女似乎在修养了一段时间后又恢复了不少的精气神,一期一振虽然嘴上不说,但是还是放宽了对审神者的监视和管控,只是像是与时之京联系的途径还是被他牢牢地握在了自己的手上,少女倘若想要向时之京发送什么信息的话,就还是要通过一期一振的同意才行。

  少女软语请求最后还是没能得到她想要的回应,一期一振只要想起审神者的那一次事故就心有余悸,无论少女如何请求也没有松口。

 
  少女后来又找了许多小短刀去帮忙做说客,小短刀们都笑嘻嘻地答应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祭出了弟弟大法,一期一振的态度终于好了些,同意帮少女递上复职报告,当然前提是内容必须现有他审查过才能上交。少女没有想太多就答应了,回头还表扬了小短刀们一番,这一次多亏有他们帮忙呢。

  在场的药研和乱的游移的眼神并没有被少女注意到,五虎退低着头接受着少女的抚摸,呐呐地想说着什么,少女有些疑惑地停顿了抚摸的手,五虎退的脸骤然白了一下,然后迅速抿了抿嘴抬头,向少女缓缓露出了一个她熟悉的腼腆干净的笑。

  可少女所不知道的是,为了保护他们的主人,粟田口很早就一致决定切割少女所有与外界的联系,而订下这一策略的正是少女最信赖的一期一振。小短刀虽然也很容易经不住少女的请求,但是对于少女能够完全属于自己的这一做法也十分支持。

   所以都只是在表面上应承少女的请求,实际上他们转身后都一致地保持了沉默,没有向一期尼提出过少女的请求。

 
  如果审神者知道的话一定会厌恶自己的吧,被自己的刀阳奉阴违。可是这一次,自己的兄弟们都不约而同地隐瞒着少女,只要知情人都不说的话,丑陋的真相就不会被揭露,他们是同谋,是共犯,却比受害者更加害怕,害怕受害者受到伤害,毕竟她是那么的温柔而脆弱。

 
  但是……只要永远瞒着审神者的话,就一定不会被讨厌舍弃的吧,而审神者也不会感到难过。这是那一瞬间所有小短刀们在心头闪过的想法。所以即使是最腼腆的五虎退也决心要捂好这一个事实,向少女绽开了腼腆的微笑掩盖着虚假的事实。

 
  其实大家都很疑惑为什么一期一振这么快就对少女的请求退让,毕竟自己本丸的事自己清楚,本丸里的暗堕气息可以说是十分明显了,假若再被时之京发现的,为了保护审神者,时之京很有可能会将付丧神与审神者强制隔离。他们绝对不想看到这样的情形!

 
  夜晚的本丸安静的仿佛无人居住,少女在熄了灯的卧室里合衣倚在被敞开着的窗户处,“您该休息了,姬君,而且不要将窗户开得那么大,您的身体还很柔弱。”一期一振温和有礼的声音在暗处响起。少女像是突然受到了惊吓地回头,但是身后的阴暗处她找不到一丝的光亮,她疲惫地叹了一口气,“我呀,是你们的主人,是时之京任命的审神者。”

 
  “……是的。”一期一振沉默着,等待着少女的下文,“但是我不傻啊……”少女苦笑地关上了窗,隔绝了外界最后的光线,“那么,你是知道药研他们的作为了吗?”寻常温柔的声音竟也有了不明显的严厉,这是少女从未在他们面前的一面。一期一振无法保持沉默了,他明白他现在必须说些什么,可是他又能辩解什么吗。

 
  “对于此,我必须向您道歉,他们不是故意的。”一期一振的声音变得低沉,少女循着这声音慢慢踱步到一期一振所在的位置,“然后表示即使知错也不改吗?”

 
  “不……”一期一振突然意识到,如果不想撕破这张温馨和谐的表面的话,他必须退让,而一开始的主动权也就会落到审神者的手上,“我……”

 
  “你不愿意让我失望的对吧。”少女在暗处微微一笑,她看到了一期一振所在的位置,她伸手按在一期一振冰冷的脸庞处,缓慢地吐出一口气,“你的脸……好冷啊。”

 
  一期一振睁开了他走进来时一直闭着的双眼,暗红色的眼睛散发着不详的光,“是,我的姬君,我会为你达成所有的愿望。”少女终于看到了自己意料之中的事物,悬着的心像是一直在等待落下的另一只靴子终于落地,但是也狠狠地揪了起来,“为什么,你又暗堕了呢,一期一振。”

#简直不知道自己在瞎写什么,反正我一定会把这个故事讲完的:(*´◐∀◐`*)

       一口吞下的话,世上没有得不到的疯狂。

评论 ( 9 )
热度 ( 35 )

© 小司想要梅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