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司想要梅林

经年痴心妄想,一是走火入魔。

二*我想去欧洲+情人节小剧场1

  好友:认了吧,其实你就是个非洲人,不要再假装自己是什么亚洲人了。
 
我发了一个鬼使黑的冷漠表情,然后结束了与好友的对话。与我截然不同的是,好友早已有了妖刀姬等强大的式神,而我却连姑获鸟都没有。也不怪得他说我是个非洲人。所以每每打结界突破或者组队的时候,我总要怨念的盯着对方那强大美丽的ssr式神。

  盯——可恶,好想要。我绝对不会承认,我在流口水,我只是有一点点在羡慕,什么时候才能偷渡到欧洲啊!那几天我忧郁的气场,连家里最可爱的萤草都不敢靠近。

  过了好几天后,终于,我到达了一个命运的转折点。欧气爆发。

  第一发召唤出了姑获鸟,第二发召唤出了大天狗!
要么过来,要么一来就两个。我简直是被天大的喜悦给砸晕了,这个月宝宝都不想洗手了。狂喜,简直不能用来形容我此刻的心情。

  而原本不徐不疾的升级计划,为了两个新来的小成员而开始做出了紧密的安排改变,为此我拼命的喂狗粮,练级,刷御魂,刷觉醒。

  姑姑鸟的各种材料终于攒够了,由于另一个大天狗属于ssr,需要的觉醒材料格外多,大家一致决定先把姑姑鸟练起来,这段时间,家里的式神几乎都快把麒麟刷吐了。

  姑获鸟站在召唤台上,她的所有属性在吃下觉醒材料后,一道道神秘符文围绕着姑获鸟全身升起,发出了摄人的光芒,姑获鸟的所有属性在一瞬间得到了飞快的提升,姑获鸟朝我优雅地挥动着手里的伞剑“飒飒飒”。

  “多谢大人培养,我一定会努力的为您献上我的全部力量。”

  我一边给她安上四星御魂,一边在心里流泪:我终于也是个有姑姑鸟的人了。

  而大天狗,不,应该称呼他为小天狗,由于一开始力量的不足,所以此刻他还是一副小正太的样子,金发蓝眼,还有俊秀的小脸,无不让颜控的死不要脸我越来越在怪阿姨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此刻他站在我的身边,扯了扯我的衣袖,仰起小脑袋问我“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变强呢?”

  “不必着急,下一个就是你。”看到小天狗略微落寞的表情,我真的恨不得把他按在怀里揉啊揉啊揉好可爱。

   “小天狗,今晚一起睡觉觉好不好。”趁着小天狗还年幼无知,我试图做出了拐骗?

   “不行。”小天狗断然拒绝,头上的一撮金色呆毛猛烈摇晃。
 
“为什么不可以?”我很失望地问。

  小天狗抱着双臂,俊俏可爱的小脸上表情很严肃,他认真地看着我说。

  “雪女姐姐说了,如果不能习惯自己一个人睡觉的话,就永远都不会变成大人了。”

  我不甘心地咬着小手绢,可是你的雪女姐姐很喜欢和我一起抢被子啊┈
 
总之,我是不会告诉他我很失望的。

  白狼拿着弓朝我走来,她是我第二个最强力的式神,又漂亮又帅气,之前我还为她买了皮肤,我很自然地看着她“刚刚刷完觉醒,不去休息一下吗?”

  她摇了摇头,羞涩地递给我一把梳子“大人,您愿意帮我梳梳头发吗?”我自然很高兴的接受了,松开了牵着小天狗的手,接过了那把梳子,我嘱咐了姑获鸟几句,让她带着小天狗去升级,然后,就带着白狼去梳头了。

  白狼走在我身边,尖尖的耳朵不停的晃动着。身为某种动物控的我:好想摸一摸,嘤嘤嘤
不过这好像代表着她很高兴呢,我很好奇的问“怎么了,很开心吗?”

  白狼笑着回答:“因为我很喜欢大人,给我梳头啊。”知道你并没有因为那个新来的ssr式神,而忽视我,我很高兴啊。

  即使明明知道她的真实答案并不是这个,但我还是没有追问下去,答案并不重要,只要她开心就可以了。

  晚上,外面是铺天盖地的热浪和蝉声,但是屋子里却是,阵阵令人心安的冷气,舒舒服服躺在被窝里的我想:果然还是雪女最可爱(有用)了。

  睡觉前还想要和雪女聊一聊天的我突然听到外面一声雷鸣,顷刻间,瓢泼大雨随之倾泻而下,我神色紧张地掀开了被子,只穿着白色的单衣就想要站起来,雪女疑惑地看着我:“怎么了,大人?”

  小天狗怕打雷,因为之前带他去刷一个高级副本时,他被赤舌用雷电给轰了好几回,所以一打雷就会哭着想找人安慰┈

  “小天狗怕打雷,我得去找他。”随着雷鸣声越来越大,密集的雨声和雪女的沉默,一样的令人感到窒息。

  雪女露出勉强的笑容“没事的,大人你去吧,不用在意我。”才怪,死小孩,才刚刚来,就抢走大人所有的目光,这样的宠爱真令人忌妒啊┈

  我歉疚地看着雪女“等我安抚好了小天狗,就会回来的,你先睡吧。”
  怎么可能睡得着,雪女面无表情的想着,她很有可能就要失宠了唉。
  外面的走廊忽然传来仓促的脚步声。“沓,沓,沓沓”
   本宝宝绝对不是故意断在这里的。(●v●)
   情人节小剧场:
  情人节如果没有巧克力的话,不管怎么说,无论是家里的式神或者是自己,都会很不开心吧!
  即使是单身狗,但也有收巧克力的权利。
  手笨的我选择去现世的超市里选购了一大批巧克力带回了平安时代的小窝中,基本每个式神人手一个,这样他们才不会说我偏心,不过小天狗的是牛奶巧克力,因为我知道他很喜欢喝牛奶,也许是因为现阶段他还在长个子。
   我该去送巧克力了,我带着迷一样的微笑打开了雪女的房门。
  雪女(一脸惊喜):这个是给我的吗?大人,我真的好开心。
  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有?
  我(装傻):你是我第一个送出巧克力的式神,你跟随我的时间最长,你在我的心中永远是最特别的。
  雪女(好感动)大人,在我心目中你也永远是最重要的。
  作者:你是不是有点渣。
   我(微笑,今天的风好像有点大):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下一个,嗯,是鬼使黑,他好像正在跟弟弟玩。
  我递出了巧克力。
  鬼使黑:这是什么东西?
  我:今天是情人节,但是大家可以通过巧克力,来互相传达对平时的感谢。
  鬼使黑:这样啊,那我能不能再多要一个?这个东西还挺甜的。
  我:这个巧克力嘛,一人一个。我摸了摸一旁正咬着手指看着巧克力的鬼使白,还是正太的头最好摸了。
  我:鬼使白也有噢。鬼使白高高兴兴地接过了巧克力,然后转身就送给哥哥。
  鬼使白:哥哥祝你情人节快乐!
我:我好像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鬼使黑露出了一个酷酷的笑容,毫不客气的把鬼使白的巧克力也拆开来吃掉。
  鬼使白扯了扯鬼使黑的裤腿,用纯洁的小眼神看着鬼使黑。(可爱脸):哥哥,你不把你的交换给我吗?
  鬼使黑(冷漠脸):不好意思,我都吃了。你的既然给了我,就是属于我的。
  我:还有没有兄弟爱了,居然跟这么可爱的弟弟抢东西。
  鬼使白立马开始刮风下雨,抱着鬼使黑的大腿大喊:谁让你吃的,你还我的巧克力!
  我:别哭,别哭,我这里还有一份。鬼使白终于雨过天晴,只是我买给自己的那一份巧克力保不住了┈
  我突然有一种怀疑,送巧克力真的不是在折磨自己吗?可是巧克力既然已经买了,就还是得接着送。
  下一个是白狼,●v●哦,我最喜欢她了,特别是她那萌萌的耳朵~
  白狼:谢谢大人,这个巧克力┈我也想送给大人。
  我:不用啦,你有这个心意就好了。(你要是把巧克力还给我的话,那岂不是相当于我没送?)
  白狼:这样吧,这个巧克力你一半我一半,这样子的话,我们就可以同吃一份巧克力了。
  我:这个主意好像还不错。
  然后我眼睁睁的看着白狼,把我送的爱心形的巧克力掰成两半,然后把其中的一半递给了我。
我(冒冷汗):感觉好像受到了什么不好的暗示。(情人节巧克力,心都碎成两半了┈)
  我有些僵硬的,收起了巧克力,白狼举着巧克力看着我,眼睛笑成月牙形:大人,你不吃吗?
  我:白狼送的礼物对于我来说非常珍贵,我一定要收起来慢慢品尝。
  白狼(害羞):大人这么说,我真的很高兴┈
  我:好了,我还要去送下一个。
  白狼:所以说我不是唯一一个收到大人的巧克力的咯。(眼神立刻变得非常犀利)
  已经离开的我——为什么背后总感觉到有点冷?
  萤草是我心中最可爱的小姑娘,又天真又可爱(好哄)
  萤草非常开心的收下了巧克力,她的羞涩,似乎令她的蒲公英都微微的低下了头。
  萤草心想:大人在情人节给我送了巧克力,这是在说,她是喜欢我呢,还是喜欢我呢,还是很喜欢我呢?
  我:情人节快乐,这样吧,时间不早了,我还要去找下一个。
  萤草:大人要找谁?
  我:惠比寿老爷爷,我也有买他的巧克力,不知道他跑哪儿去了?
    萤草心碎,这个情人节巧克力,居然连老爷爷都有┈┈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小司想要梅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