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司想要梅林

经年痴心妄想,一是走火入魔。

9*  暗黑本丸已上线


    “你们是要来做什么的,我们都很清楚。”水蓝色的发色与蜜色眼瞳在昏暗的光线下染成了一种诡异的色彩,又或者说,这是已经暗堕刀剑们本来的颜色。
     “要带走我的话,只有一个条件,你们必须要把我的弟弟带上。”
     少女与绡面面相觑,都没有说话,因为两人的目标都不是一期一振。
     “很抱歉,我们的本丸已经有了一期一振和小短刀们了。”言下之意即是不准备带上他们,一期一振似乎也维持不下他原本翩翩的风度,一甩披风就准备拔刀。
    “好了,你的机会已经用完了。虽然很同情你们粟田口的,但是我们也不能缺少……啊。”说话的人是烛台切,他拦住了一期一振。
     “可是,我的弟弟呢,他们怎么办?”一期一振崩溃地倒在地上,五虎退流着眼泪抱住了一期尼,“哥哥,我们不想离开你。”
    两人皆不忍心看下去,绡长叹了一口气,挠了挠头:“真是的,要是可以的话,我也想多带的。可是上面是有要求的,每位审神者都只能带一把刀剑付丧神出去,我们也没办法啊。”把这次珍贵的机会用在短刀上的话,无论是谁都不愿意的吧。
     “就这样吧。”穿着蓝色狩衣的付丧神开口了,整个大广间的付丧神都不再说话。
    “那么,两位是要选择谁呢?”三日月宗近将一直遮着脸的广袖放下,露出他那名振天下的美貌。
      一直流传在审神者之间的美名天下五剑最美者,果然,名不虚传啊。少女强忍内心不舍,天啊,欧洲人的象征,几乎所有审神者的梦中情刀。
     可是……
     她看到了一双绿色的眼睛——属于这座本丸的萤丸的,她想起了对萤丸的承诺,她答应了那个孩子的。
     她害怕看到他失望的眼神。就连绡也觉得少女会选择三日月宗近而非原本定下的付丧神时,少女将手指向了地上,地上躺着的明石国行。
      “唉,是我吗,可是我的卖点可只有懒散呢,不如把我的机会让给萤丸吧。这个孩子会很乖的。”明石国行虽躺在地上,却并没有真的睡着,听到意外的选择也只是让给了萤丸。
    萤丸生气地把明石国行揪了起来“不行,这可是你的机会,我不能要。”
      真是奇怪啊,为什么一开始要抢着机会,而现在又要让来让去呢……
      绡清了清嗓子,用上了毕生最诚恳的声音邀请了数珠丸恒次,“数珠丸恒次,你愿意和我一起离开吗。”
     数珠丸恒次没有理会也没有睁眼,只是转动着他那串长长的佛珠:“一切皆苦……诸行无常……会如此亦是必然。”
     绡不明白他的意思,但大约猜出他不愿意离开的意思,也变得沮丧了起来。她又把眼光放在了从少女开口后便一直不再说话的三日月宗近身上,若是没有数珠丸恒次,再带一把爷爷回去也不错啊,以后一个出战,一个摆在本丸里。
      于是绡也向三日月宗近发出了邀请,却被回绝了,三日月宗近以袖遮面声音低沉:“姬君想必本丸里已有一把老爷爷了吧。若是本丸有了第二把,敢问姬君将以谁为重,谁,为轻?”三日月宗近的自尊不允许自己与另一个自己争夺地位。绡想通了这一点,便不再邀请了。
      而少女那一边也僵持着,明石国行和萤丸都不说话了。
      “没办法,那今晚就只好请两位审神者在本丸休息了。”烛台切最后出来打破沉默,“今晚就请两位好好品尝一下我的手艺吧。”
      绡和少女一同向烛台切道谢,然后被带到了已经为她们准备好的房间。
      每人都各别安排了一个房间,绡悄悄搂住了少女的手臂,低声说“我今晚和你一起睡好不好,我总觉得这里……有点不对劲的。”
      少女也很为难,她并不习惯和陌生人一起睡,“我觉得一个人睡也不会有什么麻烦的。”
      绡扭捏地看着地板,“可是我们一来的时候,烛台切就……”
     少女摸了摸绡的头安抚她:“还记得前辈是怎么说的吗?不要随便答应他们的要求,就不会有危险,毕竟他们有求于我们。”
     绡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又打起了精神:“那我回房间休息了,待会见。”
    少女忽然地抓住她的肩膀耳语:“若是晚上有付丧神约你,千万不要随便答应他什么,也别交出了自己的真名。”
    绡慎重地点了点头,两人都入了自己的房间。
    正对着两人刚刚谈话地方的转角处,一撮黑色的发丝一闪而过。
  ————(。・ω・。)ノ♡恭喜你刷新出一发最新掉落———
       如果你觉得这章高能,请❤,如果你觉得不够高能,也请❤,那么我只能告诉你——晚上还有一章等你~
(。・ω・。)ノ♡
      突然就发现自己50粉了,可是为什么感觉没多少小天使留言呢,感觉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嘤嘤嘤。
   
      









评论 ( 22 )
热度 ( 160 )

© 小司想要梅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