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司想要梅林

经年痴心妄想,一是走火入魔。

10*夜袭·上(也许高能)


    由于好奇今晚的菜单,于是绡拉着少女来到厨房,貌似是来为烛台切光忠打下手,实则顺带打听情报。
   “这座本丸的灵力来源确确实实是被切断了很久,但是自从时空裂缝被时之京的人打开后,还是时常会有些灵力来到这个本丸的。”
     烛台切一边低头择菜一边讲述着:“我可以为我们的同伴担保,他们皆是最忠实可靠的刀剑,只是受到时空乱流里混乱的灵子影响,所以会……”
     “会暗堕?就像刚开始见面时你对我们所做的一样。”绡非常直接地问了出来。
       “是在抱歉,因为我们不清楚两位审神者的品行,所以只好选择先下手……”烛台切微微向绡鞠躬,绡倒是跳到了一边,连忙摆手“算了算了,这次就原谅你了。”
     少女看着两人的互动,露出了微笑。“之前来的审神者对你们是不是很不友好?”她突然问起了这个问题。
      “是的,一位女审神者在降临的时候直接用灵力斩杀了我们的同伴御手杵。”
     “御手杵当时已经暗堕了吗?”绡问道。
     “……并没有完全暗堕。”烛台切紧紧地握住了拳头,接下来三人都不再说话,只是准备着食物。
     由于这座本丸的食材不怎么丰富,两位外来客忍痛贡献了自己的小零食:鱼干和鱿鱼丝,进餐前大家也渐渐地聊开了,一扫之前的低沉压抑的气氛,素来不怎么说话的江雪也不再把世界充满了悲哀的话挂在嘴边,而是将自己的零食都分给了小夜,嘱咐他多点进食。
     晚餐时连三日月宗近也偶尔聊起了平安时代的逸事,两位审神者看起来也乐在其中,一时间宾客尽欢,只差觥筹交错了。
     散席后,付丧神们都仍拖拖拉拉地不肯走,想要留下来与审神者们套近乎,倒是审神者以休息为借口直接抽身回了房间。
     最宽敞的大厅内除了两个空座位,其他的付丧神皆端端正正地跪坐在原位,主位赫然是三日月宗近。当客人离开,灯烛皆熄,一切空间都归于了黑暗。
     唯有黑暗中那无数双难以数清的血色眼睛在黑暗中睁开,就像地狱里那千年难以磨灭的业火,震撼而绝望。
      其中最美的当属那一双狭长的眼眸,带着一弯血色的新月,犹如世间所有完美的事物破碎后所拥有的极致美丽,统统都投射在那一弯未满的月色中。
      “只有那个小姑娘你们不可以碰,说好了的。”三日月宗近低沉地笑了一声,却没有人敢应。
      “各凭本事。”数珠丸恒次终于不再拨动佛珠,“众生平等。”
       佛刀睁眼,一双宁静的眼眸里尽是细细的血丝。
       “可以,各凭本事。”三日月宗近再次低低的笑了起来。
        少女沐浴过后换上了一期一振为她准备的浴衣,带了把团扇准备去散散步再睡觉,想起了绡在隔壁,于是临时决定去敲隔壁的门。
     绡打开了门,一脸白膜贴面,把少女下了一跳,绡解释自己每晚都要敷的是面膜,恐怕不能陪少女散步了。
      少女也无所谓,便自己来到了庭院散步,那个本应是万叶樱盛开的地方只有一株枯树,在那里她看到了江雪,江雪也是本丸里缺的刀,但是她觉得这个江雪是不会抛下小夜不管而跟她离开的。所以她只是远远地看着,没有上前打扰。
       江雪离开后,少女走到了万叶樱下,右手缓缓抚上了树干,在下定决心后,她闭上了眼睛,一层浅浅的光芒从她的身体上透出。
         许久,少女白着脸收回了手,慢慢地踱回了自己的房间。
       少女失去的灵力比想象中的多,因为她对不能帮助到的他们感到愧疚,却忘记了失去防身的灵力在一座暗黑本丸里是多么的危险。
      她本应该能觉察出房间里不只她一个人,但是她今天太累了,想直接就躺倒在床上的少女忽然跌入了一个人的怀抱。
       有付丧神在她的房间里!
     “你要怎么样才愿意带老爷爷我走呢?”少女的脑海中突然就闪现出了三日月宗近的那张脸,要说对他没有一点好感的话是不可能的,只是她没想到这把平安老刀竟然还会夜袭!
      ——————————(。・ω・。)ノ♡(。・ω・。)ノ♡——
       终于写到这里,估计错误不好意思啊,小天使们❤,明天还有后续部分请不要大意地❤我吧(´・ω・`)

评论 ( 24 )
热度 ( 163 )

© 小司想要梅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