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司想要梅林

经年痴心妄想,一是走火入魔。

14*暗堕者——鹤丸国永


    “呼,呼,呼……主?”煤灰色发色的青年从梦中惊醒,那双淡淡的紫青色的眼睛还带着不太清醒的迷茫。
    少女外出执行任务归来的日子已经过了一天,尽管时之京派了狐之助为这次工作的延期做出了交代。但是这个青年仍然在心头担忧着,所以他才会不顾一切地把狐之助扣押了下来,想必其他人也有着这样的担心,不然他们也不会来帮忙。
     长谷部翻开被子,看了看旁边已经空了的被铺。原来烛台切也睡不着啊。压切长谷部这样想着,内心不知为何感到一种莫名的冷。
     压切长谷部沿着声音,思考着烛台切会去的地方。果然,他在厨房里面正忙活着。
     “怎么,你也睡不着吗?”压切长谷部站在厨房的门口看着里面忙活的付丧神,语气淡淡,听不出任何感情。
    “我想着她明天就要回来了,所以想提前打好面粉,给她做好点心。”烛台切光忠头也没抬地继续着手里的动作。
     “担心是没有用的,我们又不能去找主公。”他抬手抹了抹额头的细汗,看着手下的面粉,金色的眼瞳含着显而易见的温柔。
     “她一定会准时回来的,毕竟只是延期了一天。”
     “但愿如此。”煤灰色发色是青年表情阴翳地回答道。
     在最后一天少女在庭院向其他付丧神道别,绡则微笑着站在她的旁边。
   少女的人选已定,但是绡的人选,她决定在最后一天宣布。
    “烛台切,和我一起离开吧。”绡从人群中拉出了惊讶着的付丧神。
     “啊,这样子可不太帅气啊。”烛台切光忠从没有想象过会有人想要带他走,所以当听到绡的邀请,不由得楞住了。另一个没有被包住的眼睛中一种淡淡的希冀浮现,烛台切下意识地低头按住了腰间自己的本体刀。
     “可是,光坊是不会和你离开的。”嘲讽的声音自半空响起,突兀地把几乎所有人吓了一跳。
     “哦,是被吓了一跳了吗?不过这句话我是认真的。如果再不放开你的手,你就要和它永别了。”从半空中撕裂的空间中跳出一个黑发黑眸的青年,最让人瞩目的不是他挂在脸上的吊儿郎当的笑意和手上那个拥有着鹤丸国永刀徽的刀,而是他漆黑不见眼白的双眼和背后那长度不短的骨刺。
     “开什么玩笑,这里怎么会有暗堕的刀剑。”绡急忙将烛台切与那个暗堕者隔离开,生怕他感染了烛台切。
     “我说了,放,开,他!”暗堕的付丧神衣饰上的链条随着主人高速移动而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一道白色的刀芒划过,破空而去,难以招架的绡被身后的烛台切撞到在地,护在他身下,但是手臂仍是被划过的刀风给伤着了,从那不大的划口处殷殷地流出了黑紫色的血。
     方才救人不及的少女连忙赶到了绡的身边,压住绡的处血口试图止血,却没有什么作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老爷爷只是以袖遮面凉凉地说:“啊呀呀,这个小姑娘的情况不好了。”
     血液被“感染”的速度太快了,果然这个青年是暗堕刀剑无疑,因为只有他们才能在审神者们的身上留下这样的创口。
     少女满脸严肃地放下了那只手臂,现在除了时之京的净化所之外,谁也救不了绡,幸而今天便是离开的日子,只需要及时送到时之京,那么绡的生命自然无虞。
    至于那个貌似与暗堕刀剑勾结的付丧神,少女眸光冷冽地看着那个垂着头跪在绡身边的烛台切,她绝不会把这个付丧神留在单纯的绡身边的!
     见最佳的击杀机会溜去,那个暗堕的青年丝毫不反抗地被剩余的刀剑制服,被绳子牢牢地捆紧丢在了一边。
     “您没事吧,姬君。”匆忙跑来的一期一振将手搭在少女的肩膀上,将少女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在一边的三日月宗近还没来得及发作的时候又收回了手,向少女微微俯身鞠了一躬。
    “失礼了,不过您没有受伤真是太好了。”
    躺在地上的绡翻了个白眼,真是赤裸裸的偏心啊。少女扶着绡坐了起来,没有再理会一期一振。
     三日月宗近无处发作,只能暗暗捏紧了衣袖。
   少女回头直视着一期一振:“你们是不是都认识他。”手指指向地上那个神情惬意,丝毫不见惶恐的青年。
     “……他是本丸的叛逃者鹤丸国永。”一期一振仿佛从喉咙里挤出了一句话,他担心少女会因为这个青年而误会了他们这些忠诚的付丧神。
    “绡,你还愿意带烛台切走吗?”少女认真地询问了绡的意愿。
   “当然要,不然这一刀岂不是白挨了?”绡勉强地笑了笑。
     少女点点头:“也是。”转头又去看向了烛台切光忠:“那么,你去把这个明显与你有关的暗堕者斩杀了吧,他可是伤害了你的主人。”
    地上的青年瞪大了漆黑的双眼:“他可不会伤害我的。”
   烛台切光忠拔出了本体刀来到了暗堕的鹤丸国永身边,以往一直保持着帅气外表的付丧神低着头:“你为什么要伤害她。”
     “光坊,你应该知道,我是一直希望你能和我一起暗堕的啊。”鹤丸国永的眼里丝毫不见害怕的情绪。“而且你也下不了手的吧。”
     “哐”付丧神手里的刀落地,烛台切光忠向着少女和绡站着的地方下跪,行了一个土下座,“我知道道歉是不能弥补的,如果可以息怒,你们拿走我的生命也我毫无怨言,只是请两位审神者放过他。”
     少女身边勉强坐着的绡在听到烛台切以命代命的请求时脸上的血色在一瞬间褪去。少女唇角微勾,烛台切注定不会再被原谅了。
   烛台切光忠,但愿你永远也不要明白你今天失去了什么。不然你将会体会到比今天的绡还要痛苦一万倍的感受。
    绡苍白着脸埋进了少女的怀抱,少女怜悯地抚摸了她的后背。她明白,要强的绡是不会将眼泪展现给令她心碎的人看到的。
    
  
     

—          —————————(´・ω・`)————————
     我残忍地把她和黑烛台切给掰了,但是她值得更好的,毕竟家里还有的,下章依然走剧情,少女被强留暗黑本丸,众刀虎视眈眈,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欢迎收看下期,突变!
日常求心,小天使们比哈特(。・ω・。)ノ❤❤❤
  末日在线还在筹备,大家可以关注关注人家(´・ω・`)
    

评论 ( 24 )
热度 ( 132 )

© 小司想要梅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