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司想要梅林

经年痴心妄想,一是走火入魔。

19*一场夜袭的后果

    *你会看到对于婶婶人设的轻微剖析
    *感觉一期一振的戏份没有药研多绝对不是你的错觉
   *没错,这就是药研的场合❤❤❤

     第二天的清晨,少女醒的很早。因为药物的副作用,她的头昏沉的厉害。但是跟令她头疼的事是,一期一振正睡在她的被窝里,手脚都还密密实实地压在自己的身上,将自己完美地囚在怀抱里。

    昨天他们到底有没有发生关系?这是少女迫切想要知道的事,她微微挪动了有些酸痛的腿,俏脸猛地一黑,自她的双腿间有些不知名的液体正缓缓流出。

     她拿十个老爷爷发誓,昨天一期一振绝对是对她出手了。

     少女愤怒地拉开了一期一振,又由于力气不足的缘故,头也愈发地痛了起来。

    偏偏是这个时候……偏偏又是你,少女反反复复地在心中恼恨着,她对于男女之事并不看重,只是会出于责任性的对有过关系的付丧神负责。

    所以当三日月宗近夜袭的时候,她并没有很愤怒,却也没有羞涩的情感。

     而在之后对于三日月宗近主动的靠近,她也接受了,并且还在日常生活中担任了他忠实的投喂者以及饲养者。

     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她可以保证三日月宗近会一直是自己的责任,她可以一直宠爱着他,为他付出一切她可以给的。

      现在本丸的局势可以说她是暂时以高压政策压制着本来就只是对自己存了利用之心的付丧神们。

     虽然现在看上去少女正处于上风的位置,但是位置也岌岌可危,一旦他们找到了可以摆脱被暗堕侵蚀的状况的话,她自己就很有可能立马被这群付丧神们控制。

     少女绝不允许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她的本丸里还有着他们都在等着她。她绝不能在这里被囚禁住,用尽她所有的手段。

    所以,这次的一期一振必须被严惩,她不能给别的付丧神错觉,让他们以为可以通过侵犯审神者来得到控制权。

     一期一振也并没有睡死,少女有所动静的时候,他也就醒了过来,但是他在等待,等待少女最后做出的决定。

     但是他注定没有三日月的好运,少女以灵力将他困在结界之中,换上巫女服就把他带去庭院审判了。

    “主殿,放过一期尼吧,他只是太仰慕你了,不要把他刀解啊。”这几天和少女混得有些熟的博多壮着胆子向少女求情,白虎退抱着小老虎在一旁更是哭的喘不上气来,少女并没有叫来过多的付丧神参与,只是通知了粟田口的短刀们。

     他们大抵都知道,审神者对于以下犯上扰乱本丸秩序的付丧神的惩罚是什么。而且在审神者培训之中,更是有一条不曾公之于众但却受所有审神者默认的铁律:为了防止暗黑本丸的产生,越轨的付丧神一律刀解。

    狐之助也从没有隐瞒过付丧神们这条铁律,想来这也是时之京政府为了震慑那些桀骜不驯的付丧神的一种手段。

    少女只是阴沉着脸不想说话,博多着急地扯着少女的衣袖,“只要您放过一期尼,您要我们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的,真的。”

     药研藤四郎被平野扶着站在远远的地方看着,“无论是什么要求都可以,粟田口必定做到。”

    少女看着药研冷漠的脸晃了神,表情也不再僵硬,“可以……但是你们要把所有资源的钥匙交给我。”

    “不可以……”被强制地跪在地上的一期一振不再沉默,他抬起头看着努力营救他的弟弟们激动地喊着,“她会抛弃我们的,绝对不可以!”

     博多犹豫地看着一期一振,又犹豫地看着药研。的确,有了可以掌控资源的钥匙,那么少女就可以锻出新的刀剑,没有受过污染的,绝对忠诚与她的付丧神。

   任所有的审神者来选择,只怕她们都会选择走这一步。比起暗堕了的又多次易主了的刀剑,和自己亲手召唤出来的付丧神,到底是哪一边更令人信任,自然不必多想。
    
    得到这枚钥匙,少女就相当于得到更大的主动权。

     “只要你放过一期尼,即使刀解了我们也无所谓……”博多藤四郎狠了狠心交出了那枚钥匙,包括药研的所有短刀都在赌,赌少女对短刀们还剩有的疼爱和怜悯。

     少女没有让他们失望,她摸了摸博多藤四郎的头发,“我答应你。”五虎退在一边激动得快要倒下,被几只着急的小老虎拱住了身体,博多藤四郎也高兴地扑过去抱住了他的主殿。

     药研被平野扶着慢慢地走了过来,少女表情复杂地看着他。看着他就会想起自己本丸的那群短刀们,那样怜爱他们的心情很自然的就涌上心头。

     所以她会在每天晚上都会偷偷地将小短刀们约出来,为他们一点一点地洗去暗堕被污染的灵力,但是药研却要求自己要在所有兄弟们被净化后再接受治疗。

    药研很清楚少女的灵力有限,若是过于分散灵力去净化,那么他的兄弟们被治愈的时间将会被大大拉长,所受的痛苦也会越来越多。所以他选择承受最多的痛苦,让兄弟们先去治疗。

     而在出了一期一振这件事前,本应该要轮到了药研,但是被这件事耽误了。他整晚都在等待着少女来找他,就像对待他的兄弟们一样,温柔地抚摸着他的本体,以手入棒导入灵力为他们净化灵力,安抚着他们早已枯涸的心。

     可是一整晚他都在忍受着暗堕的灵力的折磨,药研没有等来少女的救赎,而是在第二天一早知道了,一期一振即将被处予刀解的刑法的消息。

     他也许不该在期待幸福的,只要利益被触及,谁都会被她舍弃,即使她曾经是那么温柔地看着他……

     “过来。”少女向药研招了招手,平野回头看向药研,见药研没有反对,便带他走到了少女身边。

    “你受苦了,这次是你哥哥的错,我不会因此而迁怒于你们,不必害怕。”少女轻轻地搂住了药研藤四郎。药研的身体先是一僵,然后又松了下来,慢慢地依靠在少女的身上。

    “昨天晚上,我一直在等,可是……”可是一直都没有等到你。

   少女拍拍药研的头,“今晚补过,这次绝不会有失约。”药研低下了头微微露出了笑容,抱着少女的手臂也收紧了起来。

    大将,这样的你,我怎么可能会放过呢。

……——————(。・ω・。)ノ♡(。・ω・。)ノ♡——————

    日常求心❤❤❤,哈哈,有其鬼畜兄,则必有其弟。这只药研黑化的也不浅啊(´・ω・`)

    你们问爷爷?有的有的,下一章有,大约题目是正宫刀劈隔壁老王的场合吧(・ิϖ・ิ)っ

    甚好甚好,哈哈哈

评论 ( 15 )
热度 ( 187 )

© 小司想要梅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