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司想要梅林

经年痴心妄想,一是走火入魔。

21*粟田口紧急拔刀

   *新欢旧爱修罗场(´・ω・`)
   *副线数珠丸登陆
   *有新的小团子来了,,二设较多,有ooc都怪我

   “外面真是热闹啊……”笑面青江躺在自己的部屋里,一旁的数珠丸恒次正慢慢地拨动着佛珠,口里默念着经文。
 
   “听说新来的审神者很漂亮呢……好想出去看看。”笑面青江没有因为数珠丸恒次的不理睬而安静下来,而是絮絮叨叨地念起了心中的美人。
 
     数珠丸恒次用空出来的手为青江掖了掖被角,“我一定会让她救你的,无论付出什么。”被角下的那个属于笑面青江的躯体早已被暗堕侵蚀得透彻,皮肤一片青黑,隐约透着暗紫色的不详的气息。
  
    而这一切都被包囊在数珠丸恒次设下的结界里,严严实实地与外界隔离开来。
 
     “以前总会想着,好死不如赖活着,可是眼看着希望来了,却又觉得她不会眷顾自己。突然就明白,当初山姥切国广他们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去破坏自己了呢……”

     笑面青江目光有些涣散,从身后突出的骨刺日日夜夜的提醒着自己暗堕的事实,尽管被数珠丸的结界保护着,青江还是在忍受着暗堕与净化灵力互相斗争的痛苦。

     被拨开的青色长发卷曲地散在枕面上,就像一团无法被解开的诅咒缠绕着屋子里的付丧神。

      “不要管我了,我这个样子,即使要净化也很难,这位新的审神者怎么可能会愿意。”笑面青江说着闭上了他那双无神的异瞳,静静地将他的不甘和痛苦沉下去。

     “我说过了,我会不计代价地去救你。”数珠丸放下手中的佛珠,他闭合着的眼眉平和而安宁,“你是我的同伴,我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但是不知为何,数珠丸侧耳听着不远处锻刀室里的喧闹时,嘴角微微弯了一下,很快又回复了平静。

    想要得到审神者只能将水搅浑,趁乱摸鱼。数珠丸心下对这样的局面十分了然,先出手的未必赢,只能是变得更加被动而已。

    三日月宗近啊……

    三日月宗近的仪态总是完美得无可挑剔的,就像平安时代真正的贵族,风月之事捻手可成,几乎本丸里所有的刃都没有见过他这么失态的时候。

   自从他向刀匠询问了锻刀的时长后,他的微笑就像是被什么人从他的脸上抹去了,只剩下一张空有精致眉眼的脸。

    很快他的眉间聚起了如雷霆般的暴怒,向着刀匠拔出了刀。刀匠见势不妙转身欲要逃跑,却还是惨遭毒手,化作一张拦腰截断的小人状的符纸。

     “姬君……”三日月宗近回头看向他的小姑娘,微微地扬起他那总是完美无暇的脸,“您是想要他,还是想要我。”

     少女微微一哂,“三日月这般风华绝代的付丧神也会不自信吗?”粟田口的短刀们以及一期一振慢慢站在了少女的身后,默默地在后面为她撑起场面。

    “您不过是因为有所依凭而行事如此毫无顾忌,如若失去了,想必您就会收敛的吧。”一期一振好似没有看见三日月愈发阴沉的脸,只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笑得更加灿烂了。

    “还请不要做让姬君为难的事。”话音刚落,一期一振就不得不侧过头躲避开三日月挥去的刀风,一丝血痕缓缓自伤口出流下。一期一振拭去了血痕,眼神也变的森冷起来。

     少女并没有理会他们两人的闹剧,因为那个炉子里的刀剑就快要锻好了,她迫切地希望迎来属于自己的刀剑,对自己有着绝对的忠诚的付丧神。

     头一个炉子的锻造时间已经结束,输入了灵力,自半空撒落了无数的粉色樱花,披着被单的金发付丧神出现,“山姥切国广。……你那是什么眼神,介意我是仿造品吗? ”
  
     这个是,她的初始刀啊……少女忆起自己的本丸,眼神变得柔和了不少,她主动上前拥抱住了山姥切国广,“欢迎来到这里。”

   腼腆的付丧神赶忙推开了他的新主人,“不要因为我是个仿品,就觉得可以随便这样对待我。”他的耳朵尖都已经烧得通红。

   一旁还在无声对峙着的两个付丧神一致地转过头来打量新来的同僚,以绝不是友善的眼神狠狠地剜了他数刀。
 
   山姥切国广被瞪的莫名其妙,却又不知道是为什么。少女的心情倒是开心了不少, 拉来了近侍药研去给山姥切国广介绍本丸顺带安排住处。

   四小时的时间很快结束,但是却折磨着不少没有离开,依旧等待着的付丧神。

    “三日月宗近。打除刃纹较多,因而被称作三日月。请多指教。”

    与三日月宗近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如小团子般可爱的付丧神走了出来,衣装亦如那个三日月的一样,是深蓝华美的狩衣,以及几簇点饰着衣装的流苏,分毫不差。

      小团子很自觉地看向他的主人,蓝色发鬓边的流苏随着小团子的动作微微晃动,他就这样走到了少女的面前向她伸出双臂,“呐,老爷爷有点累了呢,要抱……”

    所有的付丧神都听到三日月宗近摔门而去的声音,但是少女没有挽留他。“叫你小宗近好不好。”少女毫不费力地抱起了娇气的小宗近,小宗近软软地趴在她的怀里,“可以啊,不过你要好好照顾老爷爷我呢。”

    真的是太可爱了,少女忍不住啾了小宗近的小脸一下,小宗近瞪大了眼睛,捂着脸,“嗯——这就是所谓的肌肤接触吗?”

    少女摸了摸小宗近柔顺的头发,温柔地询问着,“小宗近不喜欢吗?”

    小小的三日月宗近用袖子半掩着脸,“感觉不是很讨厌呢。”含着新月的眼睛弯成一道弧线。

   “你以后可以多亲亲我。”

    “好啊。”

    所有的付丧神可以发誓他们听到粟田口拔刀的声音了。

   

  

     *如果占错tag非常抱歉(・ิϖ・ิ)っ
                                         
  ——(´・ω・`)日常求心❤❤❤❤,  爱你们的蠢萌作者(。・ω・。)ノ❤
    

  另外,这只小团子可不天真哦,可能是个切开黑(´・ω・`)
    

评论 ( 76 )
热度 ( 244 )

© 小司想要梅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