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司想要梅林

经年痴心妄想,一是走火入魔。

*深藏功与名(长蜂)

*长蜂向
*为了还虎哥的flag,不喜欢的小天使就不要点了,只是一点脑洞大的日常。
*流水账(ruo  zhi)一样的文笔
*总是套路得人心

   这个婶婶的本丸很奇怪,什么刀都不卡,只卡一个二花的打刀,即使她坐拥小狐丸和鹤丸也不开心,因为虎彻兄弟们哀怨的脸总是往她旁边凑。
  
    是的,她卡的刀就叫做蜂须贺虎彻。

    一个最常见的二花打刀,却让她不得不带着队伍反反复复地那就是将可能会出现的地图都走了一遍。大大小小的敌刀都被她干翻了一遍,可是依旧不见那个金光闪闪的身影。

    虎彻兄弟也跟着队伍一路找,却总是只带回了他们的二号机,婶婶对他们很是愧疚,因为自己脸太黑了,所以连累了虎彻家族一直没有团聚。

     偶尔听虎彻兄弟聊起他们的二哥,婶婶总是要躲着他们走开。

    有一天,她打听到了一个必出蜂须贺的秘诀,那就是不要用虎哥去找蜂须贺,但是虎哥带队不是吸引蜂须贺的玄学吗?

   给她普及常识的另一位资深审神者趁四下无人,偷偷摸摸地给纯洁的婶婶塞了一个本子,并嘱咐她要一个人晚上在房间里看,并且一定要注意不要让石切丸·长谷部·太郎·一期一振和小短刀们看到。

    婶婶一看前辈表情严肃,立马塞好小本子,表示一定会照做的。然后就看到前辈露出了一种(绅士)迷一样的微笑……

     然后那天晚上,婶婶经历了一场三观炸裂又重组的激烈反应。

      原来,虎彻家族的真正人物关系是这样的……

      怪不得每次去演练场,虎哥都会瞅着对面的蜂须贺,手挥刀落人家的身上时还总是-1 -1 -1的,连刀装都不见少一个的……

      原来是不舍得打老婆……

       婶婶痛定思痛下,决定让虎哥乔装打扮成别的刀和虎弟去捞蜂须贺,只有这样才能把这个口嫌体正值的闪闪带回家。

     果不其然,虎弟带队直接找到了他的二哥,而虎哥隐在队伍最后面,暗自高兴着却不敢上前一步与蜂须贺打招呼。

   回到本丸后,发现自己其实是被赝品带回来的时候,蜂须贺恨不得立马刀解自己,也不想和虎哥呆在同一个地方。

    但是在婶婶和虎弟的好说歹说下,蜂须贺勉强地被安抚住了。

     真是让婶婶看的心塞,于是她决定让虎哥带蜂须贺练级,增进一下他们的感情。

    结果两人回到本丸后,本丸就天天像是被溯行军偷袭过一般,到处都是两人打架留下来的痕迹,弄得虎弟不得不到处道歉。

   婶婶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撮合他们的方法太激进了,所以导致两人关系严重反弹。

   后来在一次检非违使突袭中,虎哥为了保护蜂须贺受了重伤,回到本丸后蜂须贺连着好几天都没有对虎哥说过一句重话,就连虎哥的几次马当番都被他抢去做了。

   虎弟被蜂须贺警告不许告诉养伤的虎哥是谁帮他完成了工作。

    隐藏着功与名的婶婶来到了锻刀室。

    刀匠小人点头哈腰地向她问好,“今天您是要锻刀的吗?”

   婶婶摇了摇头,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小本子叫刀匠扔进炉子里点燃的火堆中,望着慢慢化作灰烬的纸,婶婶叹了一口气,“总是套路得人心啊。”

     隐约中慢慢变蓝的铅字仿佛是婶婶的笔迹,见“检非违使”“出现时间”“场合”等的字样消失,婶婶这才离开了锻刀室,只留下了一个摸不清头脑的刀匠小人。

   
     

评论 ( 10 )
热度 ( 58 )

© 小司想要梅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