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司想要梅林

经年痴心妄想,一是走火入魔。

24* 地狱里的蜘蛛丝

*灵感大约是罗生门里的故事——蜘蛛丝


    少女真的很想逼问出黑鹤进来的方法的,可是现下并不是什么好机会,而且以现在两人的立场来看,黑鹤是绝对不会老老实实地回答她的问题的。

     “呀嘞呀嘞,没想到你远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纤细无力啊,真是有点……大意了呢。”黑鹤在两人对招的时候还有心情说话,少女只是板着脸招招都向着这个不速之客的脸劈去。

    “不过,有一点很在意啊,屏风的那边是谁着那里睡的呢?”面如恶鬼的暗堕者,借着少女一招的空当,灵敏地折身后翻。

    “给你个建议,不要想着动那里的人,不然,我绝不会放过你。”此时的少女已经全无平时那般的镇静,在细碎的光线下,鹤丸国永竟奇异地发现这个少女的眼下一道殷红的眼线慢慢拉长,此时的她要比平时的样子要妖冶艳丽许多。

     鹤丸国永嗤笑了一声,手中的太刀在他黑色手套的手心中微微一晃,便劈开了那道屏风。

    但是落在两人眼底的只有一个被掀开的空被窝,少女松了口气,手里的招式也越发滴水不漏。

       “喂喂,女生还是不要这么凶悍比较好啊。”鹤丸国永在躲闪中似乎仍有余力,漆黑的发丝在空中舞出一道优雅的弧线,然后被少女凛冽的刀风划断。

       “少废话,不除了你,我以后还能睡好觉?”少女皱起了眉头,暗自奇怪自己设下的灵力结界怎么还没有被触动。

     一分神间,鹤丸国永已经闪到了她的身后,站在距离她极近的背后。苍白的指尖捻起了少女的一缕发丝,鹤丸国永笑容恶质而极端,“如果这么美丽的你也暗堕了,那么,也只有我才能接纳你了吧。”

    少女先是身躯一僵,然后反手挥刀割断了自己与鹤丸国永过于接近的联系——发丝。

    “大将,我们来帮你了。”药研等人用力地拉开了幛子门,是善于夜战的短刀们。

    在短刀们参与混战之前,鹤丸国永很明智地选择了撤退这一选项,当他跃下窗台之际他还不忘回头盯着少女,用那双早已被染成暗红色的眼睛仿佛深情地望着她。

     少女觉得自己的后背被激起了一层汗毛,那双眼睛仿佛地狱里罪人们伸出的手和钩子,纵使是万劫不复了,也要向外面伸着手,期望能够抓住些什么,把那些被抓到手里的东西一起拉到地狱里受煎熬。

      真是嫉妒他们啊,为什么他们就可以重新得到主人呢?为什么自己从来就无法得到主人的关注呢?为什么他们总是会有人心偏向,喜新厌旧,品行是如此的卑劣呢?

    和我一起暗堕吧,一起跌入地狱吧,小俱利也在啊,光坊。

    让我们在深渊下舞蹈吧,喜欢你啊,可爱的,小姑娘,我们还会再见的。

    “大将没事吧,一期尼他们在后面很快就赶过来了。”药研收起了手中的短刀,走到少女身边,而少女在鹤丸国永离开视线后,就直接瘫坐在了榻榻米上,长发垂在少女的脸庞两边,叫人看不真切,手里的太刀也被她放在了一边。

     感受到药研和博多这些小短刀们的关心,少女抬手将头发别在耳后,露出了她素净姣美的脸,“不用担心,只是有一点脱力了。”

    “让一下,我要过去。”小团子三日月从小短刀的包围圈中发挥了他不俗的实力,总算是挤到了被包围的少女身边。

    “太好了,幸好你没事。刚刚我看事情不对就去粟田口的部屋拉支援了,老爷爷聪明吧。”小三日月腆着脸,眯起了他那漂亮的眼睛,等待少女的爱抚。但少女仍沉浸在那个令她有着不好预感的血色双眼的震慑之中,她只是将小三日月抱在怀里,肩膀微微颤抖着。

      “幸好你没事……”少女没有把剩下的话说完,但是他知道她的后怕,他在心里轻轻地说,所以你要更加地爱我,更加地重视我,绝对不要离开我哦。

     一期一振和江雪也赶到了房间外,但是战斗早已结束,在少女拒绝了一期一振为她守夜的要求后,一期一振只有带领着弟弟们为少女稍稍收拾了一下房间就回去了。而江雪则是为她念了一段辟邪的经文才向少女道别了。

      小三日月趁着这件事提议想和少女睡同一个被窝,结果被严词拒绝,理由是如果再被袭击的话,两人都会有团灭的悲惨命运。

    小团子感觉受到了伤害,这个鹤丸国永是黑是白,都从不干好事。

   就连破助攻都做不了,真是的,小团子委委屈屈地感受着本体在少女的被窝中的抚摸。

     就这样吧,爱着我,使用我,让我永永远远都陪在你的左右吧,我最爱的——小姑娘。

    

     

    

    

评论 ( 24 )
热度 ( 132 )

© 小司想要梅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