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司想要梅林

经年痴心妄想,一是走火入魔。

25*离开,不允许!


*我做了什么😭😭

*小团子似乎黑化更厉害了,这一定不是我的问题😳

*就算是我的问题,肯定也是少女不小心太渣了的缘故

*黑吧黑吧,你不黑打不过别人,也抢不过别人……

*我仿佛已经不会写一个正常的刀剑男士了(哭泣)

  

  自黑鹤夜袭后的好几天,少女都没有给烛台切好脸色看,现在的她似乎除了粟田口以外的付丧神外都不相信,而且还让一期一振明天晚上安排两个小短刀到她的侧房边守夜顺便休息。

     一期一振就算有什么意见也被自己的弟弟们缠得没脾气了,小短刀们是极其地渴望接近主君的,有这个好机会,他们怎么会放过。

     “您真的不需要我陪同守夜吗?主殿。”一期一振在少女休息的时候,一脸担忧地向她询问着,“弟弟们的话,我怕他们……”

     “夜战是短刀们的领域,虽然你是哥哥,但是操心太多的话,对弟弟们也不是什么好事。你要学会相信他们。”少女耐心地安慰着此刻流露出不安的付丧神,两人似乎又回到之前的上下级关系一般,少女已不见芥蒂,依旧是温和但有自己主意的主公。
   
     她只是他的主公,仅此而已。

     那个总是很温柔的付丧神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笑,微微向她鞠了一躬,“是我失态了,抱歉,主殿。”少女仔细端详了一期一振的表情,眉尖微不可见地挑了一下。

      “那么我现在去叫今日的近侍来,先告退了,主殿。”一期一振重新抬起头,笑容依旧温和,仪态举止完美无缺。

     但在转身的那一刻,他的笑容不再干净无暇,甚至是充满了阴霾,瑰丽的蜜色瞳孔中有浑黑色的恶意在流淌着。

       少女:总觉得一期一振给她一种毛毛的感觉,是错觉吗。

    算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拿到开启合战场的许可。少女看着桌面是被驳回的文件,难得一见地露出了发愁的表情。关于这座本丸的相关资源战力报告早在几个星期已经送到时之京了,只是并没有做对于本丸中的付丧神们的净化评估。

     把没有经过净化的付丧神放出战场,很容易会引发战场暴乱,改变历史的不良结果,无论是时之京还是她都不愿意看到这件事的发生。

      只是,彻底暗堕的付丧神是无法通过普通的方式净化灵力的,但是即使是并不把交/合当一回事的少女,也是无法接受与自己的联系和责任产生得越来越多。

     所以少女是不会采用这种方式为他们净化的。

     现在,她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清洗本丸里无法通过用普通灵力净化的暗堕付丧神。而只凭借她一个人的力量实在是单薄了,她必须扶持自己的力量上台。但如果没有战场,即使她召唤再多的付丧神,却没有练度,最后她只会落到被他们拿捏的地步。

    “要等我啊,大家,我一定会赶回来的。”少女攥紧了手中迟迟未能寄出的一叠信纸,泪水划过那张总是装作坚强勇敢的脸。

     “好想你们……”

      小三日月举起袖子微微遮去了他的脸,他在那个少女注意不到的角落藏了好久,都没有等到这个素来在其他付丧神们面前对他表现出极度宠爱的少女。

     然后他听到了她说的话。

     浓密而细长的睫毛微微垂下,遮住了眼中闪烁的新月。

        要离开吗?

        怎么可能放你走……
 
         就算是碎了自己,也要把你留在身边,绝不是戏言而已。

    “小姑娘?主君?澜澜……”小三日月从角落走出,看着落泪的少女,笑得很安静,也很悲伤。

     “玩捉迷藏吗?小姑娘会不来找我吗?我会很乖的,只要你叫我,就算再小声,我也会应的。”

     “只要你来找我。”
       只要你还爱我。

     “不会忘记我。”
       不会放弃我。

      “我可以等你,很久很久。”
      
      少女扑过来抱紧他,“别说了……我心痛。”小三日月乖乖地将头枕在她的脖颈处,闭上眼睛,任她柔软如同鹅毛般的发丝落在他的脸颊边。

     只是他的嘴角不再上扬。

    被你爱着的我,是否可以永远能够留在你的身边?

     可是,我不希望把这个可悲的愿望寄寓在你时隐时现的宠爱里。

     呐,

     你不是宠爱着我的吗,小姑娘。

     即使做了讨厌的事也会被原谅的,这样想着的小三日月又重新微笑了起来。

     他的双手搂上了少女纤细的脖颈。

      什么都可以。

      唯独,

      离开,不可以!
     








评论 ( 29 )
热度 ( 178 )

© 小司想要梅林 | Powered by LOFTER